图片 8

网秦开创者内耗:一位称遭对方不合法拘禁 后者否认

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

林宇称遭史文勇非法拘禁

图片 1

图片 2

凌动智行:林宇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

原标题:史文勇否认绑架 网秦回应林宇辞职信很有可能“被盖章”

创业江湖依旧波云诡橘,网秦还在江湖,但股价已经从当属的8美元跌到1美元。

记者走访凌动智行办公区发现,公司虽然已经在年初完成更名,但网秦的痕迹依然留在这家公司一些老员工工牌、高层办公室标牌,以及公司楼间展示内容上。史文勇和许泽民的办公室位于10层,未发现林宇办公室。有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4年之后,就没有看到郭凌云出现在公司内部。

9月10日,林宇在朋友圈宣布自己“回归网秦”,并称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林宇的妻子郭凌云担任董事长。免除许泽民董事,CEO职务,由林宇自己接任CEO,并担任联席董事长。

图片 3

■ 观点

史文勇

绑架团伙曾交代雇佣者花了三五千万雇佣他们,这个团伙7X24小时轮番看守,各个环节的人加起来估计二三十人。

林宇: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我身心受到摧残,需要一段时间去休养调整和恢复;另一方面,这是绑架大案,立案很慎重,我配合警方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做刑侦、核实等工作,警方需要更多时间进行调查,需要有确切的证据。

9月10日,网秦创始人林宇公开指责凌动智行CEO(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连睡觉都戴着手铐”,并表示自己作为董事长曾在不知情情况下“被辞退”,作为公司大股东54%的投票权也不复存在。他称史文勇目前已逃往海外。

在巨头环伺的重压下,两位年轻人意气风发。

昨日,一位网秦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5年公司已经将未来押宝在车联网上,开始利用位于杭州的子公司进行研发,最初的产品是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由史文勇推动。但对内部员工直到2016年的十周年活动上才公布,随后人员开始分流。

4、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对方曾发出众多邮件、短信给公司投资人,声称史文勇违法被国际通缉等信息,这种做法严重影响史文勇本人声誉,同时这并不是一个懂法律的人能做出的事情。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林宇还针对个人遭遇公开披露,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长达13个月,期间遭受非人折磨,直到北京市警方解救。林宇表示,已向警方报案,得以正式立案,同时表示,史文勇已逃离出境近一个月,近期史文勇试图裁掉大部分员工,掩盖真相,挪走资金。

附史文勇回应全文:

他回忆说:

史文勇则在10日晚发声明否认,称没有收到公安问询,在公司正常履职,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昨日,新京报记者登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官网查找,未发现凌动智行发布关于“免除史文勇所有职务,创始人林宇回归”的公告。记者询问朝阳公安局,至截稿未获回应。

图片 4

史文勇找人在辞职声明上代自己签字,但他事实上并未辞职,只是被代替辞职。他当时拥有公司54%以上投票权,随时可以回公司,甚至重组董事会。

网秦上市后,投资者获得四倍回报,林宇开始头戴黄色安全帽出席各种会议,这也成为其对外的标志形象。

搜狐科技/马文玥

夕阳漫过,林宇站在公司高楼玻璃幕墙前,俯瞰这车流不息的巨大都市,一定会想起那段度日如年的痛苦经历。

■ 对话

责任编辑:

然而,随之浮出水面的事实更让人大跌眼镜:林宇与史文勇两位当事人,不但共事20多年,还是高中同学,40年的交情如今反目成仇,令人唏嘘。

网秦创始人林宇称遭董事长史文勇非法拘禁,发文免除史文勇职务;史文勇称林宇发布假新闻

9月11日上午,针对网秦创始人林宇称遭非法绑架、虐待的说法,史文勇今日发文回应表示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并称这种“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

林宇05年创立网秦,06年邀请史文勇加盟网秦任COO。

有两家公司在这里办公,一家是凌动智行,另一家是元心操作系统。两家公司内部打通可以自由通行。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两家公司的董事长都是史文勇,公司方面加强安保的原因是,9月10日,凌动智行前身网秦的另一位创始人林宇在一群黑衣人的保护下,闯进办公室,想要召开董事会恢复身份。

9月11日中午12:15,凌动智行(前网秦)发布了关于特别委员会对“董事会变更“事项的独立调查报告,调查结果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辞去CEO兼董事长职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但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的保管权,“很有可能”在史文勇的授意下在董事辞职信上“盖章”。

2011年5月,林宇携网秦赴美上市,成为第一家成功登陆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那是互联网喷薄的黄金时代,心有猛虎的年轻人都能找到人生向上攀爬的入口。

CEO许泽民:当年出售国信灵通是合理的

2、假如案件嫌疑人身份被公开,是会影响警方办案的,这样的做法并不合常理。犯罪嫌疑人身份应由警方公布才合理合法。

图片 5

2015年8月27日,网秦宣布以8000万美元现金的价格将国信灵通出售给国信灵通创始人侯树立。这与此前估值相差较大。2014年6月11日,网秦公告宣称将国信灵通3.4%的股权作价1800万美元转让给Beijing
Guorun Qilian Venture Capital
Center(北京国润祁连风投资本中心),当时该交易对国信灵通的交易前估值为5亿美元,交易后估值为5.3亿美元。

图片 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再次,号称创始人回归,却要跑到公司拉横幅。林宇是带着据说四五十个穿黑西服的所谓安保人员冲到公司,堵着门。我们报警后,经过警方几次的沟通之后,他才带着人走了。

2014年8月,林宇在出席互联网大会上的演讲中重申了平台战略。但在这次演讲后,林宇失联数月。直到当年底12月,网秦宣布林宇因个人原因卸任,公司晋升许泽民为联席CEO,史文勇担任董事长。

不过,凌动智行(前网秦)昨天还发布声明称其所言均为不实消息。并在今天的声明中也表示,根据公司章程,董事长选举董事迟睿为联席董事长,史文勇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

2018年5月,他查证到史文勇挪用上市公司5.12亿资金,就此问题对当时的董事进行处罚。除名史文勇一切职务后,自己太太任董事长,自己任联席董事长。

在出售飞流和国信灵通后,网秦未能找到新的支撑业务,业绩难言理想。财报显示,网秦去年净营收为5761万美元,较2016年的6060万美元下滑5%;2017年归母净利润净亏损为527.4万美元,较2016年有所缩窄。

1、2016年11月10日被非法拘禁;2017年12月28日被解救;再到2018年8月3月才立案,中间长达8个多月时间。一般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这个是很蹊跷。据了解,这个立案相当曲折,如果媒体能采访到朝阳分局经办人,会知道当中的曲折。

部分素材参考:

对于林宇提到飞流和国信灵通等优质资产被贱卖,许泽民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当年网秦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国信灵通肯定是合理的。

附原文:

非法拘禁期间,绑架团伙对他拳打脚踢,进行电击,百般折磨,那段时间瘦了四五十斤。

对此,史文勇已于10日19时发布声明回应称,并没有收到公安问询,在公司正常履职,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9月10日,凌动智行官方微博做出回应称,前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未有调整。

(图为史文勇)

作者 | 青春

网秦创始人内讧 陷绑架案“罗生门”

而根据网秦2018年5月16日的公告,史文勇曾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

图片 7

“一些做移动互联网的留下来负责海外市场,安全部门大多去了百度等其他公司,也有产品和技术转岗到杭州子公司。”

3、到目前为止,史文勇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

但不可否认,两个创始人之间的纠纷或多或少已经影响到网秦日常运转。

2018年1月22日,网秦董事会批准其更名为“凌动智行”,股票代码也随之变更为“LKM”。

首先作为RPL只看投票权只有30%多,对方称54%是不对的,且RPL是三人共有,三人是一致行动人。其次,对方召开的所谓董事会,包括发的新闻,公司共有11个董事,他只通知了5个董事,到场只有2位,远远没达到法定数额,公司整个是不知情的。再次董事会决议应该在48小时内在SEC网站上公布,否则无效。其发布的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是蓄意炮制的假新闻。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当车最终消失在地平线,身后的居民楼灯光也稀稀落落合上了眼,从此林宇人间蒸发。

9月11日,对于网秦创始人林宇和史文勇之间的纷争,网秦CEO许泽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不作过多评价,“他们当事人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俩人最清楚。”

图片 8

这次他所谓的“董事会”只通知了11个董事中的5个,把一堆原来离职的员工拉回来给董事、副总,公司不知情。所以,林宇开的董事会无效。

9月11日一早,林宇在微博上对史文勇发问:“我现正在网秦办公室,担任联席董事长和CEO,你在哪呢?虽然你已被董事会和公司免职,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国,回北京,回网秦办公室,当面对质?真假不就明白了吗?”

5、2018年9月10日早上,对方在媒体上擅自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欠缺公信力。是蓄意为之。

这是时隔近2年后,林宇首次公开发声。

9月11日,微博认证为网秦CEO的林宇发布微博称:“我回来了,你却走了,史文勇。”林宇此前9月10日在微博上以董事会名义发布消息称,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职务,他本人将接任CEO一职,并担任联席董事长。林宇还公开表示,自己曾遭到史文勇一年多的非法拘禁,目前北京朝阳警方已立案,并出示了《立案告知书》。

今天,林宇回来了,也成功地抓住了大众眼球。

林宇:首先,根据办案组的纪律,不能对外透露信息,否则都跑了,怎么抓,难度更高。办案组不会主动对外说做什么,包括我本人。和我相关的跟我核实,跟我无关的警方不会跟我说做了什么,这是他们的工作纪律。有没有去找过他,我们作为外人无法求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