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5

机动滑板车大军正占有美利坚合营国随处

图片 1

图片 2

12月中旬,Uber、Lyft先后宣布即将于2019年IPO。其中,Uber的估值高达1000-1200亿美元,接近年初某机构统计的滴滴、Uber、Lyft、Grab和Go-jek全球五大共享出行服务平台的总估值1290亿美元。

硅谷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图片拍摄/丁诗贝

资本中了滑板车的邪?

据彭博社统计,2017年全球移动出行公司融资规模达到280亿美元。在中国,共享汽车领域融资金额达764.59亿元,而共享单车领域的摩拜、ofo、哈啰单车估值分别为27亿美元、28亿美元和23.16亿美元。

当中国城市的大街小巷被五光十色的共享单车占领时,美国人惊呼“这么影响市容”。如今,面对全美飞速增长的电动滑板车,他们也要头疼了。

美国共享电动滑板车市场持续升温,在Lime的新一轮总计3.35亿美元的融资中,出现了Uber的身影。

图片 3

电动滑板车正从美国的各大城市出发,逐渐“入侵”美国人的生活。在路上走着走着,亮着灯的电动滑板车可能就从你身边飞驰而过,无需太大动作就可以达到时速15英里/小时。

鉴于Uber在4月份收购了共享单车企业Jump,后又爆出与Lyft抢购美国最大的共享单车企业Motivate(据悉Uber已放弃收购motivate,Lyft则胜券在握),那么打入共享滑板车市场也在情理之中。该轮融资结束后,
Lime估值将达到11亿美元,顺利跻身全球独角兽俱乐部。

美国共享出行行业版图

在地广人稀的美国,人们骑单车的次数越来越少了,2017年在美国本土投放的超过4万辆共享无桩单车大部分都在闲置。而美国国家城市交通组织(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ity Transportation
Officials)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美已经有了85000台电动滑板车,比过去几十年逐步增长、美国最流行的有桩单车还要多上18000台。

不过,本次Uber并没有大手笔砸钱,而是采取战略合作方式与Lime结成联盟。Uber的App中会接入Lime的产品入口,而Lime的部分滑板车上也会出现Uber的Logo。对于一心希望成为“出行界亚马逊”的Uber而言,这笔投资相当划算。

作为共享出行服务发源地的美国,市场的需求也很强劲。既有Uber、Lyft等网约车巨头,也产生了Bird
Rides、Lime这样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电动滑板车独角兽。

去年全年,全美消费者使用电动滑板车共3850万次,已经超过了他们使用有桩共享单车的次数,更是远超在中国仍旧很流行的无桩共享单车,这一趋势还在不断加强。

事实上,像Uber和Lyft这样的打车巨头,如果有意将诸多出行方式整合至其App下是相对容易的,毕竟它们已经拥有海量的用户基础。相较于重新下载一个App,用户通过登录现有App就能尝试诸如共享电动滑板车等新服务,何乐而不为。因此,无论是Jump还是Lime,与现有出行巨头的捆绑都是双赢的。

阿尔法公社整理了美国共享出行领域的众多公司,按照距离分成短途出行(距离5英里及以下)、中长途出行(距离5至15英里)和长途出行(15英里以上)三大领域。

在美国大规模启动仅仅一年半以后,需要更少力气、更方便出行的电动滑板车就这样拿走了共享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名头。

不过,在这一轮融资中,我们还看到了另一个急不可耐的身影,那就是Alphabet。要知道作为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在硅谷是如同航母般的存在,这让众多外媒惊呼“Alphabet居然会对这种小孩子玩的玩意儿感兴趣。”

一、短途共享出行

电动滑板车后来居上

不要忘了,这一轮融资是由GV领投,也就是说,Alphabet旗下的风险投资部门已然参与其中并扮演了重要角色。而据悉,Alphabet参投的金额与GV不相上下。虽然Alphabet此前也曾直接投资一些初创企业,但与其风投部门共同参投某个项目的情况还是罕见的。

短途共享出行主要是距离5英里及以下的出行,这占据了美国人出行需求的60%,包括共享的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滑板车等等。

电动滑板车和过去几年在中国如火如荼的共享单车一样,都是试图用轻量级的出行方案连接城市,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事实上,不少电动滑板车玩家就是从共享单车公司发展而来,有些企业则同时提供电动滑板车和共享单车。

当然,Lime在美国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那就是共享电动滑板车的始作俑者——Bird。6月28日,Bird获得红杉领投的总计3亿美元融资,该轮融资结束后Bird身价暴涨至20亿美元。

图片 4

不过从数据来看,还很年轻的电动滑板车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大部分美国青少年对滑板车都很熟悉,它轻便、省力,在电动版本上蹬上两下就能轻松加速,可能有人不会骑单车,但很少有人能从电动滑板车上摔下来。

早在去年,Bird便推出了第一辆滑板车,彼时的Lime还不叫Lime,而是LimeBike。而随着共享滑板车的面世,后者悄无声息地把公司名改成了Lime,这昭示了其希望从一家单纯的共享单车企业转变为一家集多种出行方式于一身的综合出行服务提供商的愿景。截至目前,这两家成立仅一年有余的共享出行企业已经分别拿下了3.82亿美元和4.15亿美元融资,成长速度不可谓不惊人。

它们解决的最大痛点,是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问题,即人们从住宅、办公地点到公共交通设施之间的往返通勤。

图片 5

图片 6

短途共享出行提高公共交通使用率

在美国,如今的电动滑板车主要有五大玩家:Bird、Lime、Spin、Jump、Lyft。

目前看来,共享电动滑板车市场争夺战才刚刚打响,离行业领导者的出现似乎还有些时日。在这个阶段入局,并不符合Alphabet以往的投资逻辑。那么,资本市场到底是中了滑板车的什么邪?

因为住宅和办公室离车站的公共交通枢纽太远,美国人曾经更愿意开车或坐网约车,使用公共交通的人并不多,造成运力闲置,交通效率降低。

Bird是共享电动滑板车发展最快、体量最大的初创企业之一,迄今为止融资超过2.7亿美元。Lime从共享单车转型共享电动滑板车,总融资额超过7亿美金。

或许,他们看上的不只是滑板车,而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出行巨星。尽管估值低于Bird,但Lime却是美国最大的短途出行平台,也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时运营三种无桩共享出行产品的企业,包括电动滑板车、电动自行车和自行车。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Lime服务数百万用户,总用户是ofo在美国的近两倍,摩拜美国的近5倍,并且和本土竞争对手Bird、Spin及Jump相比,是他们的3-10倍。

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短途共享出行服务能让人们减少从住宅、办公室到公共交通枢纽的时间,提高了公共交通的使用率,也让整体的交通效率更高。

Uber和Lyft都已经是共享出行领域的头部玩家,Uber于2018年收购了Jump及投资了Lime,这两个品牌的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及单车如今都出现在其主app上。相似的,Lyft的主app也在2018年夏天起提供电动滑板车选项(和共享单车一同显示),如今已经扩张到华盛顿、圣何塞、丹佛、迈阿密、洛杉矶、达拉斯等十数个城市。

由此来看,Lime或有成为下一个Uber的潜力,而那些曾经错过了Uber的人,这次绝不想再错过Lime。事实上,早在2013年,GV便投资了Uber,而在相关分析人士看来这已经有点晚了。如果在更早的时候,比如2010年向Uber投资100美元,到2015年这100美元就会变成100万美元。这一次,Alphabet明显按奈不住,欲先下手为强。

图片 7

Spin也是从共享单车转型而来,去年11月被福特收购,成为福特出行版图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此外,滑板车不可限量的增长潜力或许是令资本市场无法抵御的另一大吸引力。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可以说每一个行人都可能成为滑板车的潜在用户,这几乎意味着地球人都是其目标客户。

人们在早晚出行高峰更愿意使用JUMP

这些主要玩家的总部全都位于加州,整个加州也有十数个城市能看见电动滑板车的身影,主要投放区域都在人流密集的downtown或其他商业中心区、景区。

至于Lime和Bird在之后的较量中谁能脱颖而出,目前还言之尚早。不过,从全球范围来看,滑板车领域只是受到诸多资本青睐的出行市场的一小部分。在巨头的面前,是打造出行帝国的野望。

今年7月的一份报告中,Uber表示人们在早晚出行高峰(上午8-9点钟,下午5-6点钟)更愿意使用Jump电动自行车而非Uber网约车,因为使用电动自行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可以规避拥堵,效率更高。Uber看到了强劲的需求,它们已经收购了Jump,进一步扩展了自己在出行领域的版图。

图片 8

全球巨头的出行帝国梦

无码头模式对共享自行车的推动

Lyft的共享单车及共享电动滑板车界面截图

网约车的出现解决了打车难的问题,共享单车的出现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而滑板车的横空出世则兼顾了趣味性和短途出行的进一步轻量化。此外,无人驾驶仍处于探路初期,不过限定场景内的无人驾驶或将快速普及,而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也有望在不久后落地。

美国原有的公共共享自行车,借车和还车都需要在固定的停靠站进行,不但使用起来不方便,大规模推广的固定投资成本也很高。

和中国的共享单车类似,共享电滑板车只需通过手机扫码就可以使用,不过如果是新注册账号,app往往会多一个步骤:安全须知,里面包括建议佩戴头盔、驾驶方式、停放方式以及要求消费者遵守交通规则等内容。

不过,无论是解决当下都市出行面临的各种问题,还是提前布局各种在未来可能普及的出行方式,全球巨头都趋之若鹜。其中我们可以看到,Uber、软银、Alphabet三大巨头的出行帝国已初具规模。

源自中国的无码头模式(Dockless),其核心是允许人们在任意地点而非固定的停靠站完成借车和还车的操作,使用特别方便,也降低了固定投资的成本。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app中的安全须知

先来看看Uber。在巩固现有打车业务的基础上,Uber正逐步向共享单车和共享滑板车领域渗透,其无人驾驶项目虽然受到“三月风波”的影响而暂停,但预计会在近几个月内重新启动,至于摩托车、网约船、飞行汽车等领域,Uber也均有涉猎。

据统计,截止2017年,在总共3500万次的共享自行车出行中,仅有4%通过无码头模式进行,说明这个领域还有巨大的增长机会。

Bird、Lime、Spin、Lyft的收费方式相似,都是起步一美金,之后每使用一分钟0.15美金。Uber旗下的Jump则看起来稍微经济一些,解锁不需要钱,每使用一分钟0.1美金。具体收费根据不同城市可能会有细微变化,但是价格都不高。

再看软银。其在出行领域的布局则是相当夸张的。Uber、滴滴出行、印度Ola、东南亚Grab、巴西99Taxis、欧洲Taxify、中东Careem等多家共享出行平台的背后均有软银的加持,投资金额累计超过200亿美元。与此同时,软银还对无人驾驶行业虎视眈眈。

共享电动滑板车的兴起

图片 12

图片 13

共享单车服务平台诞生在中国,在美国除了共享单车外,还衍生出了电动滑板车。不到一年,业内领先的Bird和Lime这两家公司就成长为独角兽。

”Bird和Lime的车感觉都更重一些,Lyft的车相对来说更好控制,但是也会有点不习惯用按钮来刹车。”尝试过不同电动单车的硅谷工程师David对钛媒体表示。实际上,这些电动滑板车最初大多来自于小米或Segway的消费级电动滑板车,在获得最初的资金后,Bird、Lyft都纷纷开始定制更适合用于共享的滑板车型。

今年5月31日,通用汽车宣布,软银愿景基金将对通用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初创企业GM
Cruise Holdings注资22.5亿美元。此轮投资结束后,软银将拥有通用Cruise
19.6%的股权。此外,软银还分别于去年7月和10月投资了美国自动驾驶汽车创业公司Nauto和美国地图服务提供商Mapbox,后者主要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导航服务。与此同时,软银自己也在培养自动驾驶研发团队。

图片 14

值得一提的是,和中国遍地开花的共享设备不同,现在这些共享设备大多都在人流密集的旅游城市或者大型城市。毕竟美国是以城市群的形式分布的,在人口分散、总数较低的小城市,这些电动滑板车的用处并不大。

再来看看Alphabet。一直以来,拉里佩奇对布局都市出行倍感兴趣。Alpabet旗下的GV、CapitalG及Gradient三大投资部门已经持有Uber、Lyft、SpaceX、GoJek的股份。此外,拉里佩奇及谷歌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还私人投资了出行类初创企业,前者投资了飞行汽车Kitty
Hawk,后者据称正在倒腾高科技飞船。

Bird在3月完成了3亿美元的C轮融资,估值超过20亿美元,投资者包括红杉基金、Accel和指数创投;目前它已在美国22个城市开展业务。

不过它和共享单车的优劣势颇为相似:

在诸多出行项目中,规模最大的要数Alphabet的无人驾驶项目Waymo,而从其在加州的测试数据来看,Waymo在全球无人驾驶行业可以说是一马当先、独孤求败。并且,Waymo在今年会率先在亚利桑那州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除此之外,Alphabet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布局还包括Gradient投资的远程控制无人驾驶平台——Scotty
Labs。

Lime在7月完成3.35亿美元的C轮融资,估值超过11亿美元,投资者包括Alphabet和Uber;目前它的用户数超过31万,订单量突破600万次。

优势是能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需要的停放空间较小,比共享单车还棒的是,不需要什么学习时间就能骑;劣势则是乱停放问题,以及需要及时的“再平衡”————把需求量较小地区的车辆人工挪到需求量更大的地区。

图片 15

共享滑板车的问题

相关文章